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1214|回复: 2

最危险的时候

[复制链接]

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49
QQ
杜金华 发表于 2015-5-1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杜金华 于 2015-5-12 13:04 编辑

    最危险的时候

                                 ——读桂汉标诗作《膏药》
         
                                                作者:杜金华

   


        不承认自己国家曾经犯下的侵略他国的滔天大罪、修改日本的教科书、公开祭奠靖国神社、在国内鼓吹日本受害论……等等这些行为,无不刺激着中国人的神经,严重伤害着中国人的感情。近年来,日本所做的许多事,即便在铁证如山的历史事件面前,表现出的却是一种畸形的态度和处理方式。中国作为曾经的被侵略国家,无论是国家和民众,无不对此义愤填膺。在这样的情形下,在去年的七七事变纪念日当天,中国著名诗人桂汉标写下了义正词严的批判诗歌《膏药》。
      “为什么/一颗太阳/会滴着无尽的血/金色/早己褪去/红汪汪/浸染了/一片狂妄/贪婪/七十七年之前/袭污芦沟桥上空/这一轮圣洁的晓月/”。日月光明,本是祥和瑞气之象,当它作为太阳旗在卢沟桥出现,却是中国又一次战争灾难的开始。诗人开口第一句就迫切地发问,简明的语言直达人民心中的疑问,犀利精准的描述直达日本所犯的症节。事态之严重,民意之迫切,可见一斑。
       接着,诗人的陈述愈加深入,如医师般地以清醒、平正的视角,将日本所犯的罪行一一进行剖释,像打开一具病入膏肓的躯体,展现于众:“从此/旗上一贴/令人恐怖的膏药/不为疗伤/镇痛/包裹着最暴烈的兽性/散发着七三一的毒气/残害无数生灵/激起/千山万水/同仇敌忾/膏药旗/终于沉落”。 事实证明,日本不仅曾经犯下了滔天罪行,而且还在一直不知悔悟地错下去,这无疑是一种病态的心理和行径。一个国家被那些人格畸形、行为无耻的人把彼此的国家和民族带往无尽的苦难深渊。诗人巧妙地把日本国旗比拟成膏药,可惜,这原是除病去症的良药,不为发挥功效,却在其他国家与人民中肆意招摇,为灭绝人性的侵略和扩张充当了一面可耻而充满罪恶的遮丑布。历经无数的血腥与灾难,在国人中投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阴影。
        在诗人公正的确诊下,一片膏药的功效和对象都形成极大的震撼和反差。诗人的理性和果敢,无可置疑,令人折服。
       本以为惨绝人寰的罪行将会过去,外邦的伤害和恶行也会收敛,甚至远去。像所有中国人一样,我们的诗人在期待中在对他们的无思悔改正的所作所为深表无奈,甚至陷入失望,以至于发出极度忍耐后的愤慨和控诉:“世纪的潮水/本该/洗淡那一片血色/为什么/那贴膏药/不能成为真正的药/太阳/依然被玩弄于/武士道的股掌之间/樱花/一片一片/狂飞于歹心疯念里”。这是多么痛切的感受,多么悲凉的天下!
       “还是那一旗膏药/七十七年了/照旧/散发森森戻气/遮不了时间的伤疤/镇不了空间的创痛/警示/亿万善良的心/此膏药的阴影未消/神经/永不能松懈”。
       在深受其害的失望中,我们的诗人并没有放任自己,作谩骂状,以泄自己的愤慨,而是理智地克制自己,摆事实,说道理,抽丝剥茧地揭示日本军国主义的恶劣行为,症药分明地公之于众。诗人的睿智和胸襟,令人敬佩。
       当喜乐之声大行其道的当下,诗人在看似平和的表象中看到了事件背后正在发酵的隐患。纵观一路著作的诗文,我们的诗人不仅是浪漫的诗人,同时也是热爱和平凛然正气的爱国诗人,在《膏药》这首诗中,平常的意象如“膏药” 、“太阳” 、“ 晓月”等此刻更多了份历史的沉重和民族大义的沉湎和内涵。而原本代表高尚和生机的浪漫樱花,在“武士道” 、“毒气”等野蛮违道义的作为中,一下子黯然失色,令人生发许多痛恨和惋惜。
      《膏药》是一首批判现实、匡护正义的爱国诗篇,在以和平共处为主旋律的当今社会,义正词严地为时事不良症结把脉开方,充分展现着作为一个诗人和爱好和平的普通人对和平正义的期待和希望。这是正义的呼吁,这是严正的呼声。
        通过这首诗,诗人不仅掷地有声地声讨日本破坏和平、灭绝人性的种种行为,并对他们扭曲历史、肆意涂抹修改历史等劣迹进行强烈抗议和谴责。
        通过这首诗,诗人向国人敲响了警钟。一个忘记英雄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同样地,一个没有危机感和忘记历史的民族也是没有希望的民族。居安,更要思危。当别人一再到靖国神社对侵华战犯神一样地膜拜;当我们一再遭受别人的耻辱和蔑视;当别人以各种方式强化武装起来的时候,我们是否还这样继续忍让和麻木下去?!

                                                                 2015年5月10日初稿  12日修定


●附录:

          ◆ 膏药 ◆

                                桂汉标

为什么  一颗太阳
会滴着无尽的血
金色  早己褪去
红汪汪  浸染了
一片狂妄  贪婪
七十七年之前
袭污芦沟桥上空
这一轮圣洁的晓月

从此  旗上一贴
令人恐怖的膏药
不为疗伤  镇痛
包裹着最暴烈的兽性
散发着七三一的毒气
残害无数生灵  激起
千山万水  同仇敌忾
膏药旗  终于沉落

世纪的潮水  本该
洗淡那一片血色
为什么  那贴膏药
不能成为真正的药
太阳  依然被玩弄于
武士道的股掌之间
樱花  一片一片
狂飞于歹心疯念里

还是那一旗膏药
七十七年了  照旧
散发森森戻气
遮不了时间的伤疤
镇不了空间的创痛
警示  亿万善良的心
此膏药的阴影未消
神经  永不能松懈

                  急就于2014年7月7日夜
张国良 发表于 2015-5-19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