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591|回复: 0

尘埃万里路,你待我如花

[复制链接]

副科长

Rank: 4

积分
588
2014晨曦 发表于 2017-1-26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尘埃万里路,你待我如花   
(彭美椅)
    有人说:美,是薄荷香气里的一朵花开;青春,是浸满童话的一段流年。可依我说:母爱,是生命的源头,是青春童话的起步,更是我人生中最美的花开。
高考过后,辞别父母,远离家乡,我奔赴了离家近几百里的大学就读。大学的校园生活很丰富,铺天盖地的入团进会消息和各式各样的课外活动向我袭来,众多临省近县的同学齐聚在一个学院,作为新生的我们欢畅地分享着自己的阅历、学习计划和未来蓝图。
渐渐地,我开始忙碌了起来,慢慢的,三天一个电话回家的决定变成了一个星期一个电话,一个月一个电话,到最后甚至连电话都没了,只是随手发了个短信,问一下父母亲的近况就敷衍了事了。可即便如此,母亲还是会在每次通话和回短信中,细细地询问我‘最近是否安好’,‘天气变了要记得加衣,吃食方面不要委屈了自己,家里一切安好,不用挂记,只要注意学业就好了’。刚开始,我看到这些从远方发回的温馨短信,心中还会泛起几阵涟漪。可是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冷淡了,不会感动了。
就这样,时光之神的流漏静静地下着细沙,初冬敲响了大学校园的第一个学期的告别钟。我带上行李返回了大山神深处的家。等我坐了七个半钟头的车到达家里时,夜幕早已笼罩完整个小镇。家里院子外的灯光,似一道暖光为我拂走了山间渐冷的风,也赶走了心中因为堵车而起的闷气。我推开院内的大门,屋内的暖意便袭入心底。父亲在厨房里炒着菜,浓郁的菜香不断地溢出厨房,钻入我的鼻翼,也勾起我肚子里的馋虫,是我最喜欢的可乐鸭的香味呢!可是,母亲在哪呢?
就在我疑惑的片刻里,我的双脚已经先一步踏进了温暖的家,几乎是一瞬间,我便发现我需要寻找的人此时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暖黄色的光铺满了这一个属于我们的“小窝”,你背靠着门,膝盖上铺着一张半旧不新的被套,虽然背着光我看不清你的脸,但那具瘦弱的身躯却像一道光,在千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给我的脑袋输入一道指令:‘那,就是你。’此时的你,正在专心的拨弄着手中的丝线,你轻轻的搓了几下柔软的线,一次次试着将线穿过针孔,可是每次不是偏了,就是线太软穿不过。看着你一次次的搓着线头,一次次往光源处靠近,不知怎么回事,本来安静站着的我顿时目不转睛地盯着你手上的线,焦急得想把线直接抢过来穿好。你又试了几次,可惜还是不行。着急的你把手抬高了一点,把针眼对着灯光又试了一下,灯光下你微微蹙了一下眉,在深呼了一口气后,又缓缓地穿着手中的细线,而一旁的我也屏住呼吸,认真地盯着、盯着。一秒,两秒,三秒......进了!穿进了!我还没来得及激动一下,背朝着我的你却先喃喃地说了一句:“老了,真的老了。”你的声音很轻很轻,可是那一字一句就像千斤重的称砣敲击我的心,那里有说不出的沉重!我呆愣着看着比自己还矮半个头的你,仔细端详那张熟悉得有些陌生的脸,心,好像顿时被高压水泵抽空,疼得无法呼吸!
眼前这个人是劬劳养育我的母亲啊!是你给了我生命,用爱,用希望浇灌着我长大。为我挡尽半生的风风雨雨,只为我安好如初。可如今,岁月的重压将你压弯,时光这个小偷在无声中偷走了你的青春与韶华,细小的皱纹也顽皮地挤上了你的眉角。我分明记得从你手中接过针线时,你手心传来的粗糙感。那曾是一双多么能编善织的巧手啊!在童年的某个角落,在风吹皱了冬季,窗边开着一朵月亮时,我们围在火盆旁,看彩色的丝线在你手中翩飞,静静等着一朵朵小花,一只只蝶儿飞上那精致的毛衣,窗外冰雪相加,窗内童谣萦绕,温馨如春。
岁月飘然掠过,时光幻化而飞。没有一朵花留住它的季节,也没有人能任性地当长不大的小飞侠!长大的我终究要离开你在外求学,毕竟年少轻狂,一直说要跑过时间,未曾觉,被四季落下。青春只剩下尾巴,前程依然山水叠加,还好成长路上有你,像花匠一样燃烧,用心血将我浇灌,用生命将我呵护,忍受我偶尔的小脾气,安抚我受伤的心,即使世界褪色依然待我如花!假若哪一天能将你一笔一画渗透,镌刻于光阴,落笔轻柔似羽也一定能看到你眸光里如同姚妈妈一样的婉转深情。
岁月如歌,韶光如华。即使前路无涯,荆棘丛生,我也敢单枪匹马闯天下!因为,即使尘埃万里路,你都会待我如花,不顾青丝化白发,始终把我牵挂!可否待我一段年华,等小树长出参天的枝桠,也为疲劳的你撑开一片天地,为你挡下下半生的风雨,让你下半生温暖如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