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1163|回复: 2

柬埔寨华文大报 隆重推出五月诗社专版

[复制链接]
桂汉标 发表于 2017-4-13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桂汉标 于 2017-4-13 10:43 编辑

柬埔寨华文大报
    隆重推出五月诗社专版

      
     柬埔寨最具影响力华文大报——《华商日报》,在2017年4月9日出版的一期报纸上,以“文化园地”为专栏,以一个整版的大篇幅,隆重推出了《广东五月诗社作品专辑》,发表了五月诗社简介和桂汉标、冯春华、杨振林、孙杰、黄桂祥、虞永新、唐学连、黄长娣等十六位老中青五月诗人的近作。具体篇章如下——

             广东五月诗社作品选辑

          广东韶关五月诗社成立于1982年5月,即将迎来三十五周年大庆。三十多年来,五月诗社坚持“出作品、聚人材、传文明”的正确办社宗旨,扎根本土,贴近生活,坚持每两周一次例行学习创作例会,风雨不改已持续三十多年了;并举办了许多在海内外产生广泛影响的诗歌文化活动,创作出版了二百多部纯文学作品集,社刊《五月诗笺》已出版225期。组织举办了超过五十届校园文学夏令营,推动捐建了四十多项希望工程,培养了五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十多位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还开通了“五月诗笺网”和“五月诗笺”微信公众号,扩大了诗社的影响力,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诗人加盟五月诗歌创作队伍。在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全省诗歌最高奖项“首届广东省大沙田诗歌奖”评选中,五月诗社荣获唯一的“民间团体奖”,肯定了五月诗社是“广东乃至全国的一朵奇葩”。曾于2007在韶关承办“第二届东南亚华文诗人大会”,对加强与扩大东盟各国与中国的文学交流发挥广泛持久的影响。

唱想卡拉OK


              桂汉标

    1

乐队里最差的一个
不气馁的井上  相信
天生我才必有用
终于  他让歌唱的权利
给予了所有的人

    2

嗓子各异  音质各异
高亢  低沉  清脆  婉转
每一张口  每一缕声  
都是神圣自由的
谁想给他人套上锁枷
最终  淹殁于歌的海洋

    3

来啊  流年凝固于
怎样被生存的状态
层层装扮  噤若寒蝉
压在胸臆中的自我  
早该脱口而出了
正儿八经是一种欺骗

    4

来释放  来宣泄
来放纵  来展示
情色  春江潮涌
欲望  野火炽燃
自己是自己的主宰
源于本真才合天道

  5
  
生活太多太多遗憾
交给音符去填补
人生太多太多期盼
任随节拍再起跳
更有那点点前尘
在旋律中飞舞闪耀

  6
  
记忆缺失是荒寂的
丰盈激越  感恩如歌
坎坷  凸凹  靠此刻   
如火如风的抚平
大珠小珠  跌宕起落
无须乐队照样OK

  7
  
这是众声喧哗的时代
且进入KTV包房
自乐乐人  各得其所
不问来路  不废去处
每一种呼吸都享有掌声
和弦交响  悠长高远

  8
  
山野婴啼  华丽音响
地多沧桑天多情
在汗渍中唱出新我吧
永远怀抱好奇的童心
才是真实意义的不惑

大三巴与大炮台


                冯春华

那满目的落日
向大三巴
渗透 有滴血的泪
挂在熏黑的遗址上

牌坊老了 昨夜的水珠
怎能荡去十字架下的痛苦
文明的侵略 让莲岛有了一座
东方最古老的西式建筑物

牌坊拉开每日的序幕
四季的风吹不走湿润的季节
那圣母的故事 那天使的翅膀
没有让大炮台的火药
不再点燃

由大三巴到大炮台
走过一段绿色的路
从一种文明 走向一种战争
为什么 大三巴烧了
大炮台依旧 谁能回答我

涛声依旧
汤显祖的《牡丹亭》
就有了大三巴的故事
你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巴洛克风格
只能以残迹耸立于东方的岛上
是喜是悲

仰望落日
让自己的背影留在大三巴上
铭刻在炮台下
从此 又多了一个
游人的彷徨


芦溪春茗


                    虞永新



从叶尖出发
春色漫延
开始了没有终点的到达
跋涉是移动的镜头
笑声在镜头之外

从灵巧的手中跌落
在侬音糯糯的采茶歌里熏陶
芦溪
沸腾的天井红将春色点燃
      
   
    二

这个春天
你发了芽
这个季节
我开了花
芦溪
你云里雾里的春意
如此煽情
繁衍了满山的欢腾
我春天的种子
开始播种
从此生根


    三

舀一勺天井
泡一壶春色
芦溪
因你我的品味

格外清远
因彼此的风采

格外明艳
芦溪春茗
这一杯醇厚
从岩砾 从远古 从枝头
漫上心头

     深夜的公交车站


                           谷 音


那夜
清凉清凉
分外空旷


在公交车站
百无聊奈地
等待  向南的末班车

对面的公交车站
一辆向北的车
在缓缓而行
我看见了你
抓着吊环
微微晃动的身影

挥了挥手
车已经走远
如果  注定要错过
我愿意
在这深夜的公交车站
开始
遗忘
彼此的容颜


斟满乡情,举杯吧

                                    杨振林

未曾举杯
满堂的湘音已让我陶醉
此刻的心情
如朝晖里的芙蓉
此刻,我在满堂灿烂的笑容里怀想
怀想我寥廓的英雄地
扎硬寨,打硬仗,尚勇武,敢担当
怀想我寻常的百姓家
楚有才,斯为盛,闯天下,惟坚韧
怀想那君山洞庭怀想橘子洲头
那是我甜蜜的乡愁

缘份让我们相聚在北江
斟满乡情,举杯吧,
让浓浓的乡情温暖心房
斟满乡情,举杯吧
让浓浓的乡情为我们聚能量
迎着早春的阳光
开拓梦想

桃园春趣


                               孙 杰

来了 是从天上飘来的吗
那蓝天 那白云 清澈 白皙
发现了我 你悄悄地躲避
我还傻傻的在香气扑鼻的风里寻迹
窥视吗 看我是否能钟情 你的春意
我 也在藏匿
也想第一眼看见怀春的花季

看见了 你
瞬息躲进了这片花红叶绿
抿嘴笑 喃喃细语 就在这里 寻吧
那色彩 那艳丽
到处是花红诱人的艺术胴体
好羞涩 闭住了双眼 张开了双臂
摸寻 急切的心在颤栗

感到了呼出的湿润腹气
感到了柔柔的躯体就在附近
拼了 左右突击
一个个秀美靓丽的纤体
被碰撞的掩嘴不语
含羞的
滴落了一地花白秀玉
筋疲力尽 睁开了眼睛
原来你 就在我的胸前藏匿
一把抱住 慢慢地 向娇容嗅去

南水湖夜曲

                          黄长娣

我是晨叶上停留的小虫
在鲜艳的杜鹃花里降生
在森林的肠内行军
我的风度它置之不理
一片夜光醒着,像一个词语
从路旁参天的梦中滑进黑暗
隐私的谈话提前进行
像一场错误,脱胎换骨

夜,扶稳了南水湖面摇晃的诗句
我提着一片月光
像另一个月光
与铺天盖地的呼吸论辩
然后,若无其事地行走

荧火虫拿什么定位存在
铺开一肚子的柔情
拥抱更黑的夜,成为夜的一部分
直至修改了天空的方向
一会儿把夜捏圆
一会儿把夜揉缺

连老鹰都安静了
树梢上的月光肆无忌惮
一半耀眼
一半打着瞌睡
怀揣着丝绸及暖和的经卷
幸福地追溯旧事


向诗神敬礼

     ——参加五月诗社鸡年迎春诗会记感
      

                                       黄桂祥
  

1
         
天生好望星空
却常为生计模糊初心走
       进泞泥,跨过断桥
多少梦魇与执着
只有孤单,领我以零距离与众星闪烁

2

过古城,出山门,爬陡坡
新年至味,也许春前的一缕寒气
双塘浇灌的树呀,怎么没有一棵迎合人意
只任轻风,在拐角的老石场来去无踪
而相逢这一刻,却见红漆刻在石灰岩里
淡淡的白梅也飞罩在头颅上
景色就在胸中,期待的日子不会沉默
像不拘格律的古风,成全所有吟者的梦想

3

平凡的人,不平凡的歌唱
35年的念想花瓣,洒在诗笺背后的人生
历史与现实,故土与欣叹,豪放与凄婉
哪里有诗的泥土
哪里就有诗友们耕耘的身影
像野火一样明明暗暗,怕风、怕雨、怕踩灭
却习惯了风雨,露出头又钻进坚硬砾土
一只手挽着一只手
藏匿着晶莹的智慧和热情
不需动员,一心向着诗神敬礼

4

相逢不为追忆
请允许我们一齐整装,结集向当下致敬
在新时代的荡漾中
始终以众生和家国为牵引
冲出山坳,挥舞引航、慰勉的精神旗帜
许多年后,偶然串起曾经迅捷的足印
一同想起这个遥远而芬芳的今天


       清 明


                        罗明生

春分离别 从此有了天涯望我
路遥远 追赶风的脚步
一场细雨 张罗一个排场
好多人去看你 一双双婆娑泪眼   
白云做的花朵 最能承载相思

在地下 你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伸展与蠕动 宁静而安详
坟头的青草为之翻滚绿浪
坟前那棵 默默无语的樟树   
枝叶布满尘埃 内心仍旧透亮   

黄纸折菊 招展人生繁华与寂廖
体验花开花谢 一轮红日
如何西沉 一堆篝火
如何熄灭 一团烟雾
如何升腾成 一抹无法飞越的黑色

我还在人间 流浪太久   
找不到  你的天堂   
东瓶西镜放  昼夜已颠倒
唯有清风明月 一米阳光
伴我悠悠  永远缅怀在人生路上


   同步

              唐学连

只有同心才能同步
一如五月的诗和人

三十五年前  北江源头
一些人在五月同步
朝着诗意殿堂出发
哪怕风急浪险
一艘龙舟  齐心划

航途不断捞起溺水者
失落的灵魂  五月
教会他们善用勤奋、善德、创新
三支桨  征天下

今日   你我也同步
跟着五月  走进梅林  
让石刻为证
只要同心  就一定
能安全抵达

我无法漠视春天的呼唤
           
余玉英

立春一过,阳光就明媚起来
风暖和的身子,穿过人潮
在一颗开满花的树下温柔地唤我
一转身,撞见红红的桃符高高挂起
金桔,富贵竹,发财树簇拥着春节
对我作揖,祝我鸿运当头

哦,春天,这淘气多情的小妮子
唤得花儿放肆地敞开心扉
唤得草儿一山一山地绿
唤得溪水叮咚叮咚地流
唤得游子从四面八方,归心似箭
又眉开眼笑地赶赴家的海洋

我也要揣着春节的请柬
与故乡,与渐生白发的父母团聚
和我兄弟姐妹们,我的先生孩子
站在土灶台的一口大铁锅前
正儿八经地洗手焚香祭灶神
炸炸煎堆,酥角,糖环,牛耳朵
敲打米饼,烘出一屋子浓浓的年味

看着父母脸上笑出了褶子
我跑到门口的罗汉松下
对着一条新芽呢喃
春儿,你可满意?


最后盛开的杜鹃
         
王园梅

清明时节
暴风雨冲洗春天苏醒的梦
雷电掠过上空
你娇小的身姿 摇拽
我看见地上惨淡的红
凄婉的一阙清词
心  停留着伤与痛

太阳以七色光彩扫射山岭
你身上的露珠
闪烁   亮丽
山山岭岭     
谁在阳光下见了你
驻足  凝望
心  释放一腔坦然
这阳光里的殷红
烧痛路人的骨头
三五个小孩掇了童趣
把玩手心  一路追赶

我的爱情里有你
柔弱中存一份
任性的坚强
常常独个用你的小名
映山红  轻轻哼唱
我的钟情伴侣

宁静的夜晚

                         侯永红

风吹过来轻轻柔柔
波光泛着银灰色
夜幕是写字的纸
星光是闪亮的笔
夜的手泼洒满湖的墨

盏盏路灯的蛊惑
或许很寂寥
众多或明或暗的树影
倒影在马路边上
或许很孤独
不言不语
各怀各的满腹心事

月娃娃甜甜地睡着了
花朵儿仰着脸
蝴蝶屏住呼吸
青蛙也停了歌唱
好热闹的蝉
悄无声息地钻进草丛
不愿打扰夜的兴致

夜的手在天幕里不断挥舞
闪烁的笔精心地勾勒
粗细不匀的线条
是镶嵌的图画
凝成巨幅的天幕水墨画


命运的开关

                       朱华茂

我以为 我把心门关了
开心也就不必了
我以为 我把心灯开了
关心也就多余了

当无限沮丧的黑幕
和无比落寞的微光
笼罩 真空了的心空
我以为
我真的以为
开与关 天生一对反义词
就像高与低、笑与哭、贵与贱

可是 为什么哭呢
低贱的地位惹人笑吗
灵魂高贵 无处藏身吗
灯火阑珊夜 命运共同体
擦亮心窗吧  
看星星眨眼 风抹云笺
如 佛般彻悟
我的开关掌控 在我的手里边
关即是开 开即是关

我明白
我终于明白

我明白 善待每一份关心
开心便无时不在
我明白 释放每一份开心
关心将不请自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雨

                          周贤德

闪电穿透乌云,巨雷唤醒沉睡
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淹没了大地
湿透了人心。争相奔跑的脚步
踏过了挪动的辛酸,
我抬头望见一个身影,凳子先动
双脚借助双手缓慢移动,风雨中
我看不清他无助的眼神,
淹没了双手的流水
无法唤醒同情 ,流血的双手
勉强支撑笨拙的身躯,不能休息
那场雨,注定没有怜悯

或许,在那一刻
除了我,没有谁
会关注那个被遗忘的生命
突然间的我,不惧风雨
不惧雷电
只是我那双羸弱的双手
是否足够唤醒深睡的怜悯

梨花落

            欧 琳

步履匆匆    一场雪
从冬天的驿站启程
经过一路风霜,栖息
在梨树枝头
纯白编织的宁静里
唤醒了谁的痴梦?

春夜雨潺潺
守着一泓梨花
看寂寞的灵魂在风中流浪
所有的花瓣犹如音符
在我的视野里悠远飘荡

我的心情瘦成
一弦苍凉的岁月
扣响了一个季节的心扉
渴望给我一个芳华灿烂的梦想

冷冷朔风
梨花毫无生气地
任寒风肆虐着
片片随风舞动的花瓣
是否
也有太多太多的无奈?
mmexport1491819454183〓▲ (2)_副本650_副本.jpg




 楼主| 桂汉标 发表于 2017-4-13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厅长

Rank: 12Rank: 12Rank: 12

积分
11969
韶关高技资深人 发表于 2017-4-26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