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2644|回复: 3

情牵马坝

[复制链接]

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5
张长兴 发表于 2018-2-12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长兴 于 2018-11-18 11:18 编辑

情牵马坝


    “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1961年的当初,我离开广东矿冶学院的决心是如此大。
     离开了这“鬼地方”,却又梦牵魂萦,想再到这“鬼地方”看看。
     因为,这里有太多苦难,太多悲伤,太多汗水。人做了恶梦,恶梦醒来是早晨;但那恶梦是不会忘记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闯过苦难,那苦难时刻,就会变成心中永恒的珍宝。
   
   1966年秋,我往北京“大串联”回粤,独自重吊当年古战场。
    什么都没有了!草棚没有了,农场没有了,当年日夜轰隆个不停的省建工地没有了!找呀找,只找到宿舍后面一个废弃了的长方形的   蓄水池。那默默无闻的被抛弃的“孤儿”,与狮子山照旧滚滚滔滔的泉流,在孤寂地诉说人间的变幻!
   那省建工程公司只建了一半的两栋废楼,成了马坝林业中学。我,当年这里的主人——广东矿冶学院预科班的学生,今日华南师院中文系的学生,毛主席的“红卫兵”,面对这半死不活的现状,思绪万千,徘徊不去,还与这里的中学生住了一个晚上。
   1961年离开,1966年重逢,刚好五年,还是马院长说得对:“三五年间天地翻!”——尽管不是他讲的那种矿冶学院的“天地翻”。


    公元1986年夏,于预科“散伙”二十五年之后,我与妻陈翠娟长沙探亲回来,听说这里已建起了马坝猿人博物馆,热闹非凡,便专门来看看。一到故地,完全变了:游人如织,建筑林林总总。马坝猿人十多万年前生活情景,用不同的造型活灵活现展示。激情洋溢、感慨万千的我这个六十年代初的“当代猿人”,在穿过的时空隧道与古猿作无声的对话……只是,当年的荒原不见了,连那废弃的水池也不见了,废楼房重建,已是农科所了。那狮子山的滚滚滔滔的巨泉,也变了涓涓小流。
    昨天不见了,但是,美好的今天却是从千辛万苦的昨天中跋涉过来的……

附——   告别马坝


自古创业起头难,事在人为不在天。
    莫道乃是荒草地,三、五年间天地翻。

     这是学院马皓院长写的诗,发表于墙报上。
     诗是写得好,要不,四十年来,我为什么还如此印象深刻?
     但是,再好的作品也不能当饭吃。不要说三、五年,一年半载也难捱!我们每月23斤米(比那时的老百姓好多了),还要扣出几斤米养猪(人尚且难养,何猪之有)!每餐的萝卜、酸菜,越吃消化能力越强,肚子越饿!那十多万年前猿人喝过的山泉水,大概是硬水,特别“削”,削肠刮肚的。整天劳动,大汗淋漓,山上山下,气喘吁吁。壮年人尚且难挺,我们这批少年,更何以堪?
    矿冶学院要合并了!(并入广东工学院。)
    预科要解散了,要送回家务农了!
    满怀憧憬而来,却遣返回乡务农,这是十分丢脸的事。回家“吃老米”、“茅蹲”,可是“少年农民”了!可要步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一脚牛屎一脚泥”的生涯矣!如今,可顾不得许多了。能与草棚告别,能与荒野告别,能与孤独告别,回到故乡热土;尽管那里贫困、饥饿,但多了父母的关怀与关爱,多了亲亲戚戚的温情!
    仿佛只要离开这鬼地方,家乡便是天堂!
    没有牢骚,没有悲伤,没有惆怅与彷徨。我们只盼早一点回到兴宁,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似乎死也要死在乡下!
    与领导没有留恋,与老师也说不上难分难解,与台山、开平的学生,更无什么情感。如今想起来,是岁月的冷酷,环境的恶劣,际遇的冷凉,让我们这批赤诚的少年变得淡漠——
    在汽车启动的轰隆刹间,望着草棚、荒野,我心头一颤——这刻骨铭心的地方,何时再见?
    别了,恶梦斑斑的马坝!                 (于2000年)







风中汉子 发表于 2018-6-16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5
 楼主| 张长兴 发表于 2018-10-22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长兴 于 2018-10-22 10:44 编辑

预科班的读书


     我们在此读书,有两种说法:最初是五年一贯制的新学制,即高中加大学本科共五年,比正常的七年减了两年;以后则说预科,读两年,合格的上大学,不合格的作中专毕业。
劳动太多,上课时间虽短,条件虽差(草棚),我们这批来自兴宁、五华、台山、开平的学生,却十分投入。上课专心,晚上之自习课,一片寂静。
课程十分深。比如物理课,就讲到浮油选矿法;讲气态平衡方程,不仅是理想气体,还要考虑气体本身重量与体积的修正值(那时大概曰“范德瓦尔斯常数),复杂!又如化学,一来便是金属电动势,电子层,饱里不相容原理,洪特规律,比高中教材深;再如数学,还加进数字速算法等等……
教师水平较高。教物理的陈老师,暨南大学来的讲师,很有水平。张汉玉同学(东风人)特别喜欢给他理发,说“感到很光荣”!陈老师是江苏盐城人,后回家休养。
教数学的老师中,有一矮矮小小的讲师,水平不错。李国能、李小邦老师刚大学毕业,水平是有的,但经验差些。
教语文的杨一经老师我印象深刻,也是班主任,海丰客家人,兴宁师范学校读过。矮矮小小的,口才不错。“五一”到来之前,听说要出专栏,我写了首诗《东方的太阳光——党》,在教室下面的小桥边交给他。杨老师于矿院散伙后回广州任教。后任广州市教研室主任、特级教师,是鼎鼎有名的教育专家。前些年我去拜访过他。
那时,虽然学习时间短,但教材深——还有大学教材下放。因为刻苦,倒也学到了一些东西。因此,当有一部分是回到兴宁,我插入高二时,觉得高中数理化“浅”,容易学。比如物理的气态平衡方程,便不考虑气体本身重量与体积,即不考虑修正值,学起来当然容易,考试总得高分。这,大概是预科班的功劳。 由于基础好,两年后考入华师大中文系本科。与我同时插入的3位预科班同学全部考试大学本科,真是顶呱呱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5
 楼主| 张长兴 发表于 2018-10-22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离开这鬼地方

    自古创业起头难,事在人为不在天。
    莫道乃是荒草地,三、五年间天地翻。

     这是学院马皓院长写的诗,发表于墙报上。
     诗是写得好,要不,四十年来,我为什么还如此印象深刻?
     但是,再好的作品也不能当饭吃。不要说三、五年,一年半载也难捱!我们每月23斤米(比那时的老百姓好多了),还要扣出几斤米养猪(人尚且难养,何猪之有)!每餐的萝卜、酸菜,越吃消化能力越强,肚子越饿!那十多万年前猿人喝过的山泉水,大概是硬水,特别“削”,削肠刮肚的。整天劳动,大汗淋漓,山上山下,气喘吁吁。壮年人尚且难挺,我们这批少年,更何以堪?
    矿冶学院要合并了!(并入广东工学院。)
    预科要解散了,要送回家务农了!
    满怀憧憬而来,却遣返回乡务农,这是十分丢脸的事。回家“吃老米”、“茅蹲”,可是“少年农民”了!可要步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一脚牛屎一脚泥”的生涯矣!如今,可顾不得许多了。能与草棚告别,能与荒野告别,能与孤独告别,回到故乡热土;尽管那里贫困、饥饿,但多了父母的关怀与关爱,多了亲亲戚戚的温情!
    仿佛只要离开这鬼地方,家乡便是天堂!
    没有牢骚,没有悲伤,没有惆怅与彷徨。我们只盼早一点回到兴宁,回到生我养我的地方——似乎死也要死在乡下!
    与领导没有留恋,与老师也说不上难分难解,与台山、开平的学生,更无什么情感。如今想起来,是岁月的冷酷,环境的恶劣,际遇的冷凉,让我们这批赤诚的少年变得淡漠——
    在汽车启动的轰隆刹间,望着草棚、荒野,我心头一颤——这刻骨铭心的地方,何时再见?
    别了,恶梦斑斑的马坝!                 (于2000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