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849|回复: 0

[曝光台] 村官恶霸欺压弱势百姓

[复制链接]

小兵报到

Rank: 1

积分
7
landy2008 发表于 2018-7-2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村官恶霸欺压弱势百姓
申诉人:仁化县董塘镇董中村长坝岭一组村民
         陈海科,联系电话:17688936324
被诉人:,仁化县董中村长坝岭村队长范秀权等人
申诉事项:
一,被诉人范秀权煽动村民十多二十人,于2013年12月6日强行砍烧我家种植经营的竹林,严重侵犯了我的合法利益,构成(纵火)侵权行为,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二,将申诉人经营管理了六十多年的士地使用权据己有,并扬言变卖他人。
事实如下:
原来整片果园自从1952年士改时分给我爷爷陈畅旺经营管理的,当时分田地的时候这个果园他们怕种不到农作物,不敢要.后来我爷爷说你们不要,我愿少种三亩水田,换来这个果园的一直种到一九七几年,那时候又看见我们收成好了,又来眼红才分开果园的另一边,被分开的果园都已经给人占来建房屋了,还有我老房五间房后面住宅基地,是我父亲开垦荒土,由原来的荒岭变成菜地后因为种种原因,种不成菜改种了竹子。在1983年,我父亲用沙土混合成的土砖做了围墙,用土砖建了一个小房子用来关牛,后来牛被人偷了,还报过警。警察来现场备案过(以下土砖围墙及牛舍)。
         
  
从1952年长达到2012年都是我们在使用。在村里都没有任何争议,现在仍有土墙遗址。事实证明,这块土地使用权属我所有,我父亲种的竹子也属我的个人财产。
  就在我老围墙内还有一间牛舍的土地建房,2012年我建房前曾去国土局报建新房,范桂芳以公家名言来公报私仇,还说如果我们建得起房,他就…说了很多脏话,说话及其难听,后范桂芳煽动村民来阻止我建房,后闹到镇政府和董塘国土所,当时镇政府和国土所的工作人员都来看过,我确实也是在围墙内和老牛舍的地方建房,他们来到现场看过了,没说什么不可以建,但是范桂芳就说要我给一千伍百元给他们才给我们建房子,这是为什么?真正被霸占的地方为什么不敢说?那么多地方都被分了,集体的土地也被他们霸占完了,但他们也没有给过一分钱。为什么我的土改就分给我到现在都耕种60多年的地方还要我给钱,还要强行侵占,一直到2013年就选范秀权做村长,我们耕种在围墙外面的竹子,我父亲自己砍掉了,留下了自己围墙内的竹子,2013年12日6日,范秀权利用村队长名义拿钱收买十多二十人,强行把我围墙内的竹子砍完并且放火烧光,来砍竹子的人就每人给100元,没来的到时候拍卖的地坪分钱的时候就没得分,这种行为十分恶虐,收买群众,欺压弱势百姓。他们以人多欺人少,我们在外面工作,家里只有老父母在家,我父母亲上去阻止他们砍竹,范秀权说谁来阻挡就打谁,打伤了生产队给钱负责,老父母无法阻止,只好报警求助,派出所民警及镇政府有关人员来到现场,来到竹也砍光烧光了,派出所说没有打架没法处理。下面是队长带人砍烧我竹子后,留下来的图片,一片狼藉。我父亲耕种了那么久的竹子,眼看就可以卖钱了,却被队长带人砍伐后烧完了,也没有给我们个说法,队长的权利真的大的无法让人想象,我们弱势群众真的没办法,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打到送医院去,何况是老父母在家,却被队长欺压到侵犯了私人财产都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为此我父母曾多次到村委,国土局和镇政府反映情况,但都没有解决问题,还说是这是生产队的事情他们解决不了,其队开会公开说,只要谁能争到这块地谁就是村队长,至2012年到至今从范桂芳,范秀权等人轮翻来闹。

  

2014年村队长范秀权还得寸进尺,将我父亲经营使用了六十二年的土地变卖其堂弟建房子。竟然用挖掘机强行挖地并用水泥石围起地基,还把地基挖到我新房的墙角下,我不得不担心是否会对我的新房有影响?   

2017- 2018年村队长莫金海拍卖集体土地给其亲弟建宅基地的8万元,按田亩分配给各户主,莫金海等人将本因分给我的四千多元全数扣下,说要想办土地确权就必须给钱才给办理,如果不给永远都别想办到。
现在钱扣在他们手上,我们的事情一直拖到现也不给予处理,4.13号与莫金海通电话联系等他回复处理结果,一直拖到6月19号再次打电话给他,问其处理结果就挂了我电话,之后在打去就在没接我电话,做为村干部不但不帮村民处理。连电话都不接



莫金海及其亲戚利用在董中大队工作其间利用关系在农耕地建宅基地和公家晒坪私自占以己有。我国土地法明文规定农用耕地建宅基地是违法的。还有村里很多都是用自己耕作的地还建房子,都没有问题,为什么我们用自己围墙内的地来建房子就有问题?事情从2012年发生了,一直拖到现在都没有解决。
还有2017年11月25日,我父亲陈贤铭去世,我们去告知村长,请村长们来主持,直到后事料理完,也没有出面。只有妇女队长来和我们商量和处理这个事情。
另外还有严重的村霸事件,我父亲一去世,我们的老房子,一直我们居住的,有土地使用证,在去年一宅一户确权,村长莫金海居然直接和下乡来确认一宅一户的人说我家的房子有争议,直接跳过。新房子,老房子都没有确权,请问土地使用证有用没用都是村长说的算吗?村长就是能一手遮天,不想让你活就可以掐死你吗?现在只有老母亲一人在家,我真的担心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伤害我的母亲,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 直到年前才治疗出院,需要定期去医院复查,在这样被其欺压的环境里,真的担心会出什么问题。真的希望能得到政府的帮助,新闻媒体报道此事件,有人下来调查此事件。
现在在村里,队里,镇里,哪怕是县里,你有能耐,你想一手遮天就遮了,可这是一个国家,我们也是国家的一个合法公民,只是我们是弱势群体的其中一人,我无法和你抢,因为你是官,我是民,但是国家不是你一个村长说的算,这样的事情不只是一个地方有,我相信很多地方都有,在新闻事件上看到了不少,同样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新闻媒体关注,得到社会的关注,不能让弱势百姓受村官的欺压
我希望在此能通过新闻媒体的关注、社会的关注,希望村干部欺压弱势百姓的问题得到制止。请求相关部门制止村官恶霸以免继续欺压弱势百姓.感谢大家关注!



                                                  2018年7月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