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论坛-韶关民声网

韶关论坛

查看: 251|回复: 2

母爱如山

[复制链接]

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5
张长兴 发表于 2018-11-8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爱如山


    记得小时候,我家门口有块顶大顶大的镜子。镜面上,镶着彩霞、白云。它们有时象兔子,  有时象奔马,有时又象说不出的神奇的什么来……  


    风吹来,那顶大顶大的镜子又变成顶大顶大的缎子。那彩霞在集结着、分散着,时而组合  


    着,时而象玫瑰,时而象茶花……  


    多带劲!——如果我能在大彩镜照我胖乎乎的脸(母亲告诉我,抗战时期,蒋经国先生在赣  南搞新生活运动,我还在镇上获儿童比赛冠军啊),如果我能在大锦缎上痛痛块块打上几个滚。  


    有一次,我迈着步履,径直朝它走去……  


    “别去!”母亲的吆吓把我怔住了。  


    “那是深水塘,跌下去会浸死的!”妈还在粗声粗气的。  


    深水塘是什么,我不知道;浸死是什么滋味,我不知道(大概睡好久吧)。我要的 是好  玩。  


    我还是要向它走去,妈这回是怒目金钢了:眼瞪得比铜锣还大,牙咬得咯咯响,脚跺得象地  震。又不怕把嗓子撕破;骂完了,却又冲回家里拿出一条又长又粗的棍子,扬到半天高,嚷着要  打断我的腿!  


    “ 哪能呢?”我早就窥透妈的心肠,她哪让心肝宝贝断手断脚?  


    一天,妈在千咛万瞩之后,才去了地里,其他的大人也走了。水塘边又是 空荡荡的,这 会,是我的世界了。我又向着那时而象大彩镜,时 而象大锦缎的地方扑去。  


    无阻无挡,天从人愿。我满满意意扑进去了。可、可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不见那光溜溜的大  彩镜,不见那软柔柔的大锦缎。寒沁沁的死黑压着我,冷糊糊的东西捂得我睁不开眼,且不能呼  吸。我喊,喊不出;我抓,抓不到什么。只觉得一股股辣椒汤从鼻子直往肚子里灌,很快就什么  也不知道了。  


    好久好久,我才醒过来,睁眼一看,啊!我躺在床上,浑身软得象一张棉被。我见到妈了:  


    她双眼泡肿,头发凌乱,满身湿漉漉的。她俯下来死死把我搂在怀里。  


    接着我便头疼了三天,胸闷了三天,外加拉了三天肚子;吃药不说,屁股上硬扎了几次针。  


    妈妈说,要 不是那 天到了地里。眼跳心乱,突然奔回来跳进水塘里救了我,我就永远不能再 去捉蟋蟀、逗蝈蝈了。就再也见不到妈妈,就再也找我最好的华北一起玩了!  


    啊,浸死原来是这样 的可怕!  


    妈妈语重心长告诉我,那美丽的彩霞、白云,是在天上,不是在浸死人的水里;只要听老师  的话,认真学习,长大了就能摸到彩霞,挨这白云……  


    打在以后,我再也不敢不听妈妈的话了。  


    又不知多少次,我在想:“假如妈妈一开始就打我,打得我喊天喊地,痛得触及灵魂,大概 不会有后来的惊险了。”  


    现在我大了,老了,成熟了。每当我忆起此事,心里总砰砰直跳。妈已年过八十,失去了当 年的丰腴,脸上布满了蜘蛛网。同时,她也不断增加了一些让我不喜欢的,甚至是让我讨厌的习  性。尽管如此,我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她,感激她,——尤其是她对我怒目金刚的爱。每当我带着  疲劳,抖一抖身上的风尘,坐在妈妈面前,望着她老人家越来越密的蜘蛛 网,望着她老人家头 上的白雪。望着她老人家越来越浑浊的瞳孔,望着她老人家变的得如寒夜弯月的脊梁,一种呼  喊——让人心酸、心碎、心颤的呼喊,要冲出我的心房——“妈妈啊,您还能给我严厉的爱  
吗?”  
    “妈妈啊,我还能报答您老人家多久?”  


    …………  


    写于1980年代初并发表在《梅江文艺》


科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148
QJHMG 发表于 2018-11-12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